出山网 | 艺术资讯 | 艺术家园 | 在线交易 | 书画定制 | 艺校联盟 | 展览展讯 | 艺术期刊 | 艺术社区 | 出山百科 | 文化基地 | 黄河文化 | English

人物专刊介绍

李建设
77年特招入伍,一直从事艺术创作,实力派画家。99年毕业于北京画院国画系,师从著名画家王文芳、杨延文等先生。09年毕业于清华美院高研班,师从著名画家杜大凯、戴顺智等教...

电话:010-52717891 13717773404
网址:http://www.lijianshe.com
邮箱:jianshe8@126.com

艺术成就

1979年 《草原歌声》参加青海省美展,获二等奖。
1980年 《青海湖畔》参加青海省美展,获一等奖。
1981年 《踏雪》、《路歌》参加青海省美展,《路歌》获优秀作品奖。
1982年 《东方欲晓》、《巡道》、《高原春》参加全军美展,《高原春》获优秀作品奖,军事博物馆收藏。《情系高原》组画参加全军放映员美术作品展,解放军画报、解放军文艺发表,获全军优秀创作奖。《青海短歌》参加青海省美展,获优秀作品奖。《远山在召唤》、《东方欲晓》在中国美术馆展出,并收藏。《高原岁月》组画,获铁道兵美术创作奖。
1983年 《沼泽地汲水》、《盐湖筑路》参加青海、云南、贵州、四川、新疆、内蒙古六省版画联展。
1984年 《云逐翠坡》参加第六届全国美展。《暖冬》参加全国铁路第三届美术作品展,获优秀作品奖。《高原春》参加全国版画展。《黄河晨曲》参加河南省《黄河流经这片土地》美展,获二等奖。
1985年 《云逐翠坡》、《春风得意》参加河南省第五届美术展,《云逐翠坡》获优秀作品奖。
1986年《田头话情》参加河南省第三届版画作品展。《山村》参加河南省第一届中国画展.
1987年 《风雪飘飘》参加第六届大路画展,获优秀作品奖。发表于版画家、版画世界等刊 物。
1989年 《祁连山下是我家》、《雨后》参加第七届大路画展,《雨后》获银奖。,北国秋醉〉》、《故乡情深》参加河南省第七届美术作品展,《北国秋醉》获优秀作品奖。《风雪飘飘》参加全国铁路第四届美展,获优秀作品奖。
1991年 《破晓》参加河南省庆祝建党七十周年美展,获三等奖。
1993年 《山情》参加第九届大路画展,获金奖。
1994年 《故土风情》参加河南省第八届美展,获优秀作品奖。
1995年 《黄河岸边》参加第十届大路画展,获银奖。
1996年 《山情》编入20世纪国际美术精作博览集。
1997年 《秋韵》参加世界华人书画展。《故土风情》参加全国第三届当代中国山水画及百花杯中国山水画名家邀请展。
1998年 《日落西山下》、《秋风》参加中国美协主办的第十三届《新人新作展》。《山乡秋醉》、《太行雨后山更清》、《秋风》参加由北京画院主办的师生画展,在中国美术馆展出。《故土》参加第十一届大路画展,获金奖。《春雨山乡》、《天寒红叶稀》被中央电视台收藏。
1999年 《山寨》、《雾琐太行》参加河南省第九届美展,《雾琐太行》获优秀奖。《云雾山中》参加庆澳门回归全国美展。《雨后》参加北京画院师生作品展。
2000年 《山乡秋浓》参加全国金丝猴杯东方书画艺术展,获铜奖。《太行山下又逢秋》参加民族魂、国土情全国书画作品展。
2001年 《醉秋山乡》参加河南省首届山水画艺术展。
2002年 《洛川沐春》被中共洛阳市委作为礼品敬献党的“十六大”并被北京人民大会堂收藏。
2003年 《风姿》参加第十二届大路画展,获优秀作品奖。
2005年 《向往的地方》参加第十三届大路画展,获铜奖。《清露》参加第六届中国花卉博览会全国名家书画邀请展,获银奖。
《白云深处有人家》被交通部收藏。
2008年 《穿越唐古拉》、《天路情》参加第十四届大路画展,《天路情》获银奖。
2009年 《秋高气爽》 参加“从辉煌走向辉煌——庆祝建国六十周年全国书画展”获一等奖。
《黄河岸边度的春秋》参加首届“黄河魂”全国书画大赛获二等奖 。
2010年 6月6日在北京举办个人山水画展。
《春融只待乾坤醉》入选上海世博会中国美术作品展并收藏。
《唯闻山上牧歌声》获第二届“黄河魂”大赛金奖并收藏。
《黎明》获第十五届大路画展特别奖。
(待续)……

艺术评论

胸有千山飞点墨 干湿浓淡总相宜
--- 评李建设其人其画

  了解李建设,需要时间。
  和李建设一道生活和工作的人们未必真的认识李建设。他们认识的只是一个活着的生命之体,一个具有中铁十五局职工身份的李建设。
  但是,既便是了解了李建设,未必理解李建设;既便是理解了李建设,未必会欣赏李建设;既便是会欣赏李建设,未必真正从艺术的层面上,进入李建设的精神家园,去倾听他笔下流淌出来的无声的震憾人们心灵的深情之歌。
  许多人不了解,不会理解和不会欣赏李建设,绝不是因为建设的神秘,而是人们对艺术的误解。在这个国度的艺术领域里,人们崇尚“名本位”,只要是名人、大家,哪怕是一钱不值的糟粕品,会被一些所谓的评论家东拉西扯地说得个天花乱坠,会把黑说成白,把差说成优。而对真正有实力的一代中青年画家,如果没有极其特殊的机遇,很难冲出这种对艺术认知的误区,很难被社会承认。这不仅是一种文化的浅薄,更是一种艺术的...【详细】

作品展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