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山网 | 艺术资讯 | 艺术家园 | 在线交易 | 书画定制 | 艺校联盟 | 展览展讯 | 艺术期刊 | 艺术社区 | 出山百科 | 文化基地 | 黄河文化 | English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杂志期刊>> 缪斯艺术 2011年第二期 >> 艺术的异化——本雅明的启示

艺术的异化——本雅明的启示

2011-04-28 16:09:57 来源:缪斯艺术
Warning: Illegal string offset 'magazinenum' in /data/www/chushan/qikan.chushan.com/application/views/scripts/qkrank/index.phtml on line 27
2 点击:1次 评论:0条 【我要说两句】
内容概要:本雅明的犹太身世及神学背景对其思想体系的影响或许会让我们对他对于艺术形态的评判拿捏不定,但是,恰恰是因为他颠沛流离的一生所造成的潜意识里的危机感,使得他对于艺术的评判更加具有现实意义

       本雅明的犹太身世及神学背景对其思想体系的影响或许会让我们对他对于艺术形态的评判拿捏不定,但是,恰恰是因为他颠沛流离的一生所造成的潜意识里的危机感,使得他对于艺术的评判更加具有现实意义;而他与西方马克思主义的脉络关系,则为他的艺术理论获得了预言价值。本雅明主要是从工业文明的视角来审视艺术形态的,并以此来把握工业生产社会的意识形态及发展趋向。工业文明中的机械式生产方式也延伸到了艺术领域,本雅明对机械复制时代艺术的分析角度,对阿多诺、马尔库塞、哈贝马斯等法兰克福学派学者的艺术异化理论提供了参照,也给之后的后现代美学思想以启迪。

  本雅明生活的年代已经孕育着第三次科技革命,其中以机械复制为原理的摄影技术大行其道引起了本雅明的好奇。摄影技术为信息技术革命带来了便利,但是却向艺术作品的原真性发起了挑战,从而导致传统艺术作品中的光韵走向衰落。本雅明生活的时代也正是传统艺术向后现代艺术过渡的时代,机械复制技术对社会意识形态的强势控制,让本雅明感觉到了未来文化形态不可避免要面临的危机,这也是本雅明艺术理论的最重要的一个出发点。本雅明对艺术史进行的纵向的形而上分析,是他所有对艺术形态价值判断的基础和理论依据。但是本雅明对当时文化形态的批判,其实也是在寻求一种救赎方式,同时也试图超越时间的局限去反观复制型艺术作品可能具有的意义。由摄影技术发展起来的电影艺术所引发的人性的现代危机堪称机械复制时代的一个典型,本雅明对现代艺术的研究就是以电影艺术为出发点的。

  电影日益成为主流的生活方式和消遣方式,电影艺术从而日益主导着现代人的意识形态。“电影与其说是对梦幻世界的表现,不如说是对集体梦幻的创造。”(选自本雅明《机械复制时代的艺术作品》)人类的感性认识方式受制于总体的群体生活方式的改变,电影技术,包括照相技术、印刷技术等现代生活手段改变了原有的既定俗成的生活方式。体现在艺术中,由此也消解掉了传统意识中艺术即时即地发生的原真性追索。在这个线索中,本雅明进而认为,技术化及其后果在大众中造成了严重的焦虑,构成大众精神错乱的这种技术化通过这样一些电影就获得了心理接种的可能。这种“心理接种”也正是人性的现代危机,比如电影中出现的大量荒诞事件就是因文明所导致的压抑使人类面临着危险的一个明显的迹象,这种荒诞事件一方面可能对大众心理压抑的释放造成积极影响,另一方面,也必将导致人性现代危机的持续加重。而电影画面的持续变化带动着观者的思维活动,观者在这种消遣性的接受中无法逃离。本雅明在此暗示着复制时代的恐惧心理。较之电影,而绘画则给观者构筑了一个幻想的空间,但是技术复制性艺术对现代人性的影响与艺术形式是没有关系的。本雅明是试图从审视技术复制性艺术作品对大众人性的影响,从艺术形态中反窥人类社会意识形态,从而对艺术形态做出价值判断。

  技术复制可能使摹本的意义超越原作,其判断来源于作品所产生的价值。机械复制时代凋谢的艺术形态,却恰恰承载着传统艺术的光韵,而革新对立面的传统的大动荡正预示着现代危机,人类在机械复制时代创造了第二自然,然而,在面对第二自然时,人类却依然像面对第一自然那样无法驾驭它,反而受制于它。现代危机同时也消解了艺术品的“膜拜价值”——在本雅明看来,艺术价值可分为“膜拜价值”和“展示价值”,艺术史就是艺术作品在这两个价值中间的运动。本雅明观念中对艺术品“光韵”、“膜拜价值”和“永恒价值”的分析是对之前的审美体系及价值判断的在他那个时代的重新审视,进而对“展示价值”的分析则对之后的艺术发展作出了评定。本雅明认为“艺术的社会意义减少得越多,观众的批判和欣赏态度也就被化解得越多。”从观众的角度和艺术形态的社会意义的角度来看,艺术史的发展印证了本雅明的说法。对于既定俗成的审美对象,人们往往以不带批判性的方式去加以欣赏,而对于真正创新的东西,人们则往往带着反感去加以批判。工业文明也使得艺术品的永恒价值成为了不可能,但是却恰恰是这种可能已经使人性走向异化的展示价值赋予了作品以新的社会意义。当然,在这个过程中,艺术也不可避免地走向了异化。

  本雅明始终是站在社会意识形态发展的角度来审视艺术的社会职能的,“自古以来,艺术的最重要的任务之一就是对时下尚未完全满足之问题的追求。”而在工业文明社会里,社会意识形态受制于工业文明的节奏,艺术的任务也因此而成为了伪命题。在这个前提下,艺术现象依旧按照原有的规律发生和发展,也会有其发展的高峰阶段,但在这个高峰阶段中,技术水准将对该艺术形式产生决定性的影响。比如本雅明认为当时新兴起的达达主义所热衷的粗野风格便正是当时时代意识的体现,本雅明的人性异化观与达达主义者寻求感官上的刺激的方式不谋而合。但是本雅明反过来又认为恰恰也是这种感官上的刺激把观者从道德的束缚中解放了出来,这可以说也是对达达主义的肯定。所以,综合来看,本雅明实际上以一种对工业文明中的后审美方式在观照着艺术形态。

  以今天的审美眼光来看,本雅明的艺术理论也很容易被认为带有保守主义的痕迹,实则源于他犹太人历史哲学里的救世主义情怀,本雅明对诸如达达艺术摧毁艺术光韵方式的批评,以及对艺术不可避免走向异化趋势的预见实际上正是本雅明所期待的精神上的救赎,在今天看来,本雅明在艺术理论中传达出来的期望跟达达主义所推崇的社会解放是一致的。本雅明的艺术观,是对时间和空间的超越,对工业文明中城市人生存状态进行分析的同事,也在试图触及现代人的存在空间。

我要评论
21
不好
0
返回首页
评论  已有0条评论(查看更多)
已有0条评论 (查看更多)
我也说两句  欢迎登录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出山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刷新验证码 是否匿名评论:
出山T客名家

缪斯艺术近期出版杂志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