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山网 | 艺术资讯 | 艺术家园 | 在线交易 | 书画定制 | 艺校联盟 | 展览展讯 | 艺术期刊 | 艺术社区 | 出山百科 | 文化基地 | 黄河文化 | English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杂志期刊>> hi艺术 2011年第二期 >> 尤永——拍卖六年

尤永——拍卖六年

2011-04-28 14:00:22 来源:hi艺术
Warning: Illegal string offset 'magazinenum' in /data/www/chushan/qikan.chushan.com/application/views/scripts/qkrank/index.phtml on line 27
2 点击:1次 评论:0条 【我要说两句】

作为中国最资深的当代艺术拍卖主管,尤永在这个充满激荡传奇的拍卖江湖已经摸爬滚打了六个年头。六年光阴,并非弹指一挥,尤永说:“我一直以为我是不适合做拍卖的,跌跌撞撞干了六年,所有的弯路都走过,经常掉坑儿里又自己爬出来,有些低级错误都不好意思跟别人说。但是我爱画,拍卖给了我和画肌肤相亲的机会。你去谈论一张画和你经手一张画是绝对不一样的,就好比我对舒淇的了解和葛优对她的了解是没法相提并论的。”

 

  2005年6月,上海延安路,骄阳似火。一辆大型厢式货车缓缓驶过,朵云轩油画部拍卖主管尤永正像三明治的夹心层一样被夹在两边塞满油画的后车厢中,随车子的颠簸而左右摇摆。画都是自己装的车,因为不放心,就当了押车员,车一开,画就开始晃,他只好两只手一会儿撑这边,一会儿撑那边,竭尽全力反抗着自己被“夹心”的命运。第二天,他光鲜亮丽、神采奕奕地出现在了上海四季酒店,主持朵云轩油画部的首场拍卖。

 

  首拍67件作品,成交2600多万,是当时沪上油画拍卖的最好成绩,成交率达惊人的95%。尤永后来回忆说:“当时车厢里的温度至少有45°吧,我还穿着长袖。刚出来做拍卖的时候真有劲,所有作品都是自己打包,不仅是库管,还要押车,坐过闷罐车之后,我算是彻底明白了偷渡的人有多不容易。”

 

  可仅在两个月前,尤永还过着“有情怀没抱负的小文人生活”。他担任《艺术世界》杂志的副主编,做采访,拉广告,“游手好闲,自以为是”。但表面的平静却被一顿处心积虑的饭局彻底搅乱。在这顿饭局之后,这位“小文人”将正式涉足一个充满激荡传奇的拍卖江湖,并且还将神奇般地在一个多月内完成他的首次拍卖。

 

  2005年4月,徐龙森宴请卢辅圣、尤永到家里做客。吃到一半,时任朵云轩董事长的卢辅圣问:“朵云轩打算上油画,有没有好的建议?”徐龙森当时是东海堂画廊老板,和卢辅圣也有交情。徐说:“搞拍卖,关键是找对人。在上海做油画拍卖,第一,要找一个中央美院毕业的。知名画家像陈丹青、方力钧、刘小东等等都是央美毕业的,好比一家门,有事好商量;第二,得找做过媒体的,人脉熟络,容易上手。”卢说:“哪有这么巧的人啊?”徐笑眯眯地说:“你对面就有一个现成的。”卢低头沉思了一会,慢悠悠地对尤永说:“欢迎你加盟。”和徐龙森的合作却没有那么顺利,磨了两年半,成就另一段佳话。2007年匡时秋拍一张陈丹青的《西藏组画·牧羊人》以3584万元创下当年中国油画拍卖单件作品的最高成交纪录。而这张画正是徐龙森2003年以187万买下的,四年增值19倍。

 

  谁知,2005年这顿精心设计的饭局却是另一段艰难征程的开始,朵云轩油画首拍7月开槌,留给尤永的征集时间只有一个月。仅几天前,他还在上海绍兴路一间小小的办公室里写稿排版面,现在却要他组织一场像模像样、“至少不丢脸”的油画拍卖。尤永坦言,第一场拍卖,上拍名单都是抄的。他找来佳士得、苏富比、嘉德和华辰的油画图录,凡是上过这四家公司拍卖的艺术家,都成了征集目标,一不小心给搞成精选集了。2005年,油画市场正在发动,准备加速,对于做拍卖的人来说,是一个难得的机遇。做杂志的时候积累的人脉这时候发挥了作用。瞿广慈贡献了自己所有藏家的名单,有两个星期的时间,每天就像上班一样,开车带着尤永去征集。很多外地的朋友,仅仅是一个电话,就寄来了作品。

 


 

  还没有享受到半点成功的喜悦,尤永就遇到了麻烦,而且是大麻烦。首场拍卖封面和封底是同一位藏家买走的,他直接找到尤永说:“明天我就要坐飞机回去了。画我先拿走,到台湾后马上付钱给你。” 第一次做拍卖不知道水深水浅,尤永只是觉得大客户得罪不起,自己腰上就别着库房的钥匙,脑子一热,库房一开,画交到了藏家手里,换来一张白条。可是,等忙完所有的事情后,尤永突然感觉大事不妙,再打藏家电话,电话关机;打电话到四季酒店,酒店说客人刚刚退房离开,一切意外连在一起都像是一场精心设计的骗局。当时已是午夜,唯一的好消息是,当晚没有飞香港的航班(2005年,大陆台湾还不能直航,需香港转机)。尤永想,既然走不了,那就还在上海,还得住五星级酒店,大不了一家家找过去。从四季酒店出来,往西一拐,就是长乐路上的新锦江,进去一问,客人刚刚入住。就这么巧,画又拿回来了,心里的石头落了地。客人空着手回到台湾,第二天就把款付了。后来,尤永和这位客人成了好朋友,两个人在台湾,会喝酒聊天到半夜三四点,谈起往事,两个人都觉得好笑,客人说,你那时候,真是太没经验了。

 

  2006年1月1日,尤永结束了朵云轩的拍卖生涯,加盟匡时。朵云轩是一家百年老店,而匡时只是刚刚成立的婴儿,尤永说:“平地起烙饼,从无到有,是一件特别有意思的事情。他的体会是,和北京相比,之前上海的经历像似一场演习。五年后,由尤永主持的匡时五周年秋拍油画雕塑专场总成交额达1.78亿元,成交率81.9%,所有100万以上估价的作品全部成交。与春拍相比,千万级以上作品从1件增加到4件,300万以上作品从7件增加到16件,可谓历史性突破。

 

 

  Hi艺术=Hi 尤永=尤

 

  Hi:你做过六年杂志,又做过六年拍卖,同样是面对艺术,这两个行业有什么不同?

  尤:不同点在于直接性。你和艺术品的关系有三种形态,第一种是通过图像的复制,报刊杂志网络电视,这是一种间接关系,做杂志,主要是面对这种形态。第二种是看原作,比如展览,隔着一米看画,准看不准摸。第三种是零距离接触,上下其手,肌肤相亲,直接发生关系。我爱画,拍卖给了我和画肌肤相亲的机会。你去谈论一张画和你经手一张画是绝对不一样的,就好比我对舒淇的了解和葛优对她的了解是没法相提并论的。为什么有的人一辈子都看不懂画?因为他们是假装和画谈恋爱,隔着好几层衣服,隔靴搔痒纸上谈兵。一张画,高下美丑,没有绝对标准,但拍卖用数字说话,这是拍卖的迷人之处——把最精神最感性的东西用最物质最直接的方式表达出来,到目前为止,这也是全世界公认的最民主,最公开,最公平,最透明的价值呈现方式。我们去征集,一张画,值多少钱,脱口而出,这都快演化成一种本能了,客人没耐心等你去查资料询价,也养成了一种职业病,不管去谁家,看见画,不用人问,自说自话先估个价,有时候特招人讨厌。

 

  Hi:你觉得做拍卖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尤:征集。衡量一场拍卖成功与否,不是看概念,也不是看场面,是看拍品。最大的困难是找货,不是找买家,千金易得,好画难求。收到好东西了,怕宣传招商不到位,宣传到位了,又担心卖不好,卖好了,开始担心收款慢,收到款了,又该去操心下一场拍卖了。我最怕别人问:你下一场有什么计划啊?准备推什么呀?一场拍完,一片空白,前路茫茫,一切从零开始。全世界没有一家拍卖公司能做到——先宣布宏伟计划,然后客人闻讯,奔走相告,好作品五湖四海,纷至沓来。拍卖是勤行,好画是一张一张求来的,天道酬勤。你看排在行业前几名的大佬,都是全国劳模,五一劳动奖章一人可以拿两块。而且,按照匡时老板董国强先生的话来说,拍卖属于监督劳动,出没出力,干得好坏,客人、同行、媒体都盯着,个个眼睛雪亮。

 

  Hi:做拍卖最需要克服什么心态?或者最忌讳的事情是什么?

  尤:最忌讳闭门造车。拍卖是服务行业,又是公开交易,从业人员得面向全行业,把心打开。著名收藏家赵心先生说过:“一流的拍卖公司懂人不懂画;二流的拍卖公司懂画不懂人。”我当时听他这话有醍醐灌顶的感觉,要懂人,真的太难了。

 
 

  Hi:大家认为匡时秋拍是学术和市场结合得比较好的一个例子,你怎么看?

  尤:主要是运气,再加上一点腔调或者说基本姿态靠谱。其实我是最不值得表扬的,和行业先进比,差距太大了。我是学美术史的,1992年从中央美院毕业,一直混迹于美术界,将近二十年,再笨的人也和这个行业混熟了。

 

  Hi:什么是你说的腔调或者姿态?

  尤:就是拍卖的基本名单还算靠谱,可买性比较强。这场拍卖上一批人,下场拍卖又换了新朋友,城头变幻大王旗,这个不成。我敢打赌,今天匡时图录上的名单,有80%的人,五年后你还可以在二级市场找到。价钱涨跌我不敢赌,但是我努力让我们的拍卖名单,能经得起比较长时间的考验。谁挣钱都不容易,我挑的画,要对得起他们的钞票。

 

  Hi:怎么保证你赌的这个名单能有胜算呢?

  尤:这个名单不是我拟出来的,是一个行业共识。行业共识的形成很复杂,知识和利益相纠葛,有合作,有竞争,有博弈,要花很多时间去了解。你不妨观察一下中国各家拍卖行油画专场的上拍名单,大部分艺术家在二级市场的生存周期不超过五年,能坚持十五年以上的,都是超级明星,比如赵无极、吴冠中、陈逸飞都是从有拍卖至今,一场不落,而同时期有很多人,热闹一时,又归于沉寂。中国很多收藏家是只看拍卖不逛画廊的,拍卖的上拍名单是他们收藏名单的基础,收藏家最担心的不是价格的起伏涨跌,而是若干年后,他收藏名单中的艺术家,在二级市场消失了。

 

  Hi:基本名单靠谱是很容易学很容易抄的,还不足以保证一场成功的拍卖吧?

  尤:基本名单靠谱,没有假画,价位合理,主要是博个印象分,拍卖成功得靠名作撑着,人气和成交额都要靠大件名作。名作有三个条件:第一、出自名家之手,是艺术家创作生涯中名列前茅的作品,或者虽非名家创作,却是足以代表一个时代的作品。第二、具备独特性、稀缺性或者唯一性,重复性很高的作品就算了。第三、在当时就产生了重要影响,展览著录众多。如果单是拍卖公司广告做得多,那不叫名作。

 

 

  Hi:有些拍卖图录上几件好东西都快被乱七八糟的画给淹了。

  尤:我刚来匡时做拍卖的时候,有一次郭桐来看,她说:“东西还行,就是垃圾时间有点长”,她对我的批评很直接,这也是我第一次在拍场中听到垃圾时间这个词。如何减少垃圾时间?那么就是增加可买性。收件的时候如果没有八成以上成交把握,我就不考虑收了。当代艺术拍卖,难免有几件作品上拍是做宣传的,但如果这类作品超重,拍卖公司就成了广告公司,就算有人交佣金,也是当广告费交的。所以在听到业内朋友在可买性这点上对我的一些评价,我还是觉得欣慰的,至少一直以来我对作品选择上的质量坚持是得到认同和肯定的。

 

  Hi:你觉得国内拍卖公司的格局在未来会有大的变化吗?

  尤:如果现在中国排名前十的拍卖行占到了整个行业利润的80%,那么未来排名前五的拍卖行会垄断行业利润的80%。激烈的竞争导致资源的相对集中,如果不能进入前五名,可能就慢慢地边缘化了。

 

  Hi:你认为做一个好的拍卖主管需要什么样的素质?

  尤:我当过教师,做过杂志,小文人出身,半路出家,学着生意场上的事情,秀才造反,大多不成。我一直以为我是不适合的做拍卖的,跌跌撞撞干了六年,所有的弯路都走过,经常掉坑儿里又自己爬出来,有些低级错误都不好意思跟别人说。做一个好的拍卖主管,我觉得不同的人,不同的性格或者风格都能自成一派地找到成功的方法,不过共通点,我想还是坚持和勤奋,一路坚持下来,勤能补拙,总有熬出来的机会。

我要评论
0
不好
0
返回首页
评论  已有0条评论(查看更多)
已有0条评论 (查看更多)
我也说两句  欢迎登录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出山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刷新验证码 是否匿名评论:
出山T客名家

hi艺术近期出版杂志 更多>>